Nov 16, 2012 全文

中國製造最近有點“煩”。一邊是美國在鼓動高端製造企業搬回美國去,一邊是印尼說中國的人力越來越貴,印尼會開出最優惠的政策,請日本的製造企業轉移到印尼去。兩方施壓下,中國製造的出路在何方?

11月4號,在金蝶“2012中國管理·全球論壇”之製造業轉型管理沙龍上,e-works的總編黃培博士將一個難解的問題拋給了“微笑曲線”的創造者——宏碁集團創始人施振榮。施振榮對未來的預期,可以說給了中國製造一顆定心丸。

施振榮表示,今後的三五十年,中國將會是世界最大的經濟體。雖然從目前來看,美國掌握了像柔性電子、3D印刷等先進製造技術,但這是初期技術,當最後技術成熟的時候,真正領先的會是誰尚不可知。因為所有的技術都要靠規模、靠大量的應用才有資源繼續投資,才能讓技術不斷發展。“很多技術是美國發明的,比如電腦,但是再過二三十年呢?肯定有人會說是中國人發明的,因為30年之後,電腦品牌全都是華人的了。”

市場是製造創新的龍頭

“製造”是整個經濟發展的源頭。現在最重要的,從微笑曲線來講,就是微笑曲線的兩端——“研發”和“品牌”。一方麵是“製造”承載了多少價值,比如有多少技術研究、有多少專利、有多少客戶需要。將有創造價值的研發成果融入到產品中,再加上設計,這時做出的產品就有了價值。另一方麵,是通過通路提供服務,客戶滿意以後,產品上麵貼了牌子,就產生了附加價值。

如果要做到世界級的製造,施振榮認為除了需要上規模,還需要十年、二十年的工夫做品牌營銷。製造是基礎,但同時要積極地往曲線兩端來做投入。隻要投入時間,慢慢有了規模,上了一定的量,有了市場的需求,自然就會不斷萌生創新的力量,因為市場就是創新的龍頭。

知識經濟的三力模型:知識、創新、IT

施振榮談到,社會正在向知識經濟發展,整個經濟活動裏麵,知識的含量越來越多。知識經濟有三個很基本的元素,第一個元素就是各行各業不同的知識資本,隔行如隔山;第二個是創新的能力,因為大家都會這個知識的時候,這個知識就不值錢了,所以要在某個領域不斷的創新知識才能不斷地賺錢;第三個就是IT的應用,也就是知識要複製,要讓知識能夠產生價值。知識必須通過IT實現快速的複製,所以IT是企業經營管理的基礎建設。談到如何利用IT複製經營知識,施振榮在聽完金蝶PLM總架構師姚文兵的演講後認為,利用PLM軟件支持產品整個生命周期是非常好的信息化理念。

此外,施振榮還指出,經營企業應該專注於整個產業的經營知識,這個知識應該是整個價值鏈所有的經營知識。“剛才我聽到的金蝶K/3 Cloud,它基於PaaS的協同開發雲平台,把所有的資源都融合在這個平台上,打造了一個金蝶、客戶、夥伴的生態圈,我覺得這是一種非常好的經營模式。競爭力是全麵性的,企業不能自己發展的東西就應該盡量借助能借助的所有資源。我的一本書《微笑走出你的路》裏麵有一句話很重要,‘再強也強不過最弱的一環’,國內叫短板理論,現在通過供應鏈有效協同,AG利來app可以把最弱的環節外包,把最強的環節做到更強。”

多元化的同時一定要堅持專業化

施振榮還就製造企業關心的“多元化”與“專業化”問題做了回答。他指出,企業是否要多元化要看客觀環境,亞洲的企業都是多元化,包括日本、韓國、東南亞、台灣等。但美國企業多元化的不多。比如傑克·韋爾奇在GE上任以後,把第一、第二的業務都放棄了,他說還是要專業,因為市場開放以後,隻能通過專業才能贏。

多元化的理由是因為整個經濟在發展的時候誰掌握資源誰就掌握機會。在整個產業競爭還不是很激烈的時候,“大”就是好。但是在現在這個階段,大已經不見得是好了,尤其是信息爆炸以及選擇越來越多的時候,消費者在選產品、選品牌,員工在選企業。宏基算是在亞洲第一個走入多元化,但依然是集中在一個產業以及相關產業裏麵的多元化。“我一直認為競爭還是靠專業,以不斷提升你的核心競爭能力才能真正、長期贏”。